图书

第一章- 08 -

时间:2015-04-13 13:34   来源:中国台湾网

  我一个帅哥也没见着。

  许雯雯交代,若见到高富帅一定帮她要个电话——尤其留意丁兆冬——这个不到三十岁就身家过亿的知名企业家。

  我说我不关注这类信息,压根儿就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儿,她便以花痴状捧着脸说:“你看我像是知道福布斯上都有谁的人吗?”我坦诚地摇摇头,“还不是因为他长得帅!在杂志上见过一眼误终身的帅!”她肯定地说,“相信我,只要他一出现,你就知道了:啊,是他。”

  也有可能是我和她审美差异大,总之以我的眼光,现场穿着各种花色西装的男人看起来都长着一张妻妾成群,甚至四代同堂的老脸,硬要挑的话,确实有几位叔叔看起来挺神采奕奕的,但是许雯雯还没堕落到为入豪门甘嫁老牛的地步吧。

  比起富豪,我更想知道现场哪一位是禾仁康,他的作品主题永远是融入自然的女性,被评论家给予了“还活着的天才”的高度评价。无数次被老师提及的他,最经典的几幅画作都成为过我们的临摹作业。

  我很喜欢他充满了光线感的笔触,柔软而透明。

  端着托盘满场飞的南冰也很喜欢,她在每一幅画前都驻足良久,时不时以淫荡的表情冲我挤眉弄眼——她欣赏的点和我不太一样——她喜欢这些画里的女人都没穿衣服。

  因为禾仁康非常神秘,无人知道他的年纪和容貌,所以我只能依自己对他的想象,在人群中寻找看起来气质温和,可能留着长发的老人家。

  “你累不累?”一个戴着金边眼镜的秃头男人,在走过来将空杯放在我的托盘中后又取了一杯酒,却没有离开。他笑起来时满脸的褶子能夹死不幸路过的苍蝇,似乎在向我示好般故作关心地问东问西:“看你穿着很高的跟,站了这么久,腿都麻了吧。会不会无聊?”

  江姐吩咐过,有些老板在现场没人攀谈会很尴尬,所以他们可能与我们这些服务生闲聊几句,这时候礼貌而友善地奉陪即可。

  呵。我表面露出得体微笑,在心中对此叔妄下结论:看脸,就知道,没朋友。

  “不累。”我摇头,遵照江姐的指令,客气地应对,“您需要我做些什么吗?”

  “要不我帮你拿一下吧。”他伸手过来要接我的托盘,顺势就摸了摸我的手。

  老东西,占便宜来了!强忍着恶心,我笑着躲开:“先生,这是我的工作。”

  “你和我儿子一般大。你的皮肤真白。”他又靠近了一步,竟摸上我裸露在袖口外的手臂,嘴中啧啧赞道,“一看就是不怎么见太阳。”

  “先生,当心,别让酒洒了弄脏您的衣服。”我以此借口接连退后了好几步,脚上这双不肯被我驯服的高跟鞋终于逮到机会造反——脚腕子一崴,眼前视线一斜——我已可预见接下来仰面朝天摔个内裤走光的画面,但在这零点一秒之间,我却不担心自己的肉体,而是钱包。

  从走进了这家一尘不染的会所开始,我就尽量避开那些眼花缭乱的华美地毯贴墙走,害怕自己脚底的人间灰尘弄脏了它们要赔钱,即使贴墙时我也不敢蹭着那金碧辉煌的丝绒质感墙纸,更怕自己动作大了不小心碰掉墙上那些被沉重画框装裱的外国画作。

  身后没有什么值钱东西吧?!我死心一闭眼准备接受后脑勺砸出洞的血淋淋事实,却只感到身体被硬邦邦质感的东西给接住了,完了!我在心底惊呼:可能是雕塑!我这大半辈子都要赔在这里了。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