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7.“考”出来的媳妇——郎永淳

时间:2014-02-12 14:10   来源:中国台湾网

  我追出自习室,冲到那个长发飘飘的美女跟前,唐突地问道:“你是真感冒了,还是讨厌那位同学?”

  “啊,我是真感冒了,咳咳。”

  “那个老问你英语题的同学也挺烦的。”

  “哈哈,都看出来了。”

  “多喝水,别着急,感冒怎么都得一周能好透!我是医生!”

  “先回宿舍休息了,再见。”

  我特别佩服自己在那一刻,那么勇敢,去搭讪这个长发飘飘、学业优秀的美女。当然,小汤他们和我打的赌也是我勇气的来源,否则的话,我找什么由头和她搭讪呢。他们说,你看,那个“娄阿鼠”又骚扰长发美女了,一个劲儿地问她英语题,都把她问烦了。

  我们这些人都在准备同样的考试,辅导班上,长发美女回答问题的正确率最高,让人羡慕、嫉妒。“娄阿鼠”是戏剧《十五贯》里的丑角、坏人,小汤就把“娄阿鼠”的绰号安在了那个令人生厌的纠缠者头上。

  “不可能,她不会当面表现出脾气啦,肯定是感冒了,我听见她时不时在咳嗽。”

  “打个赌,谁输谁请客。”

  我赢了这个赌局,也认识了长发美女——吴萍。这是1994年的4月,我们在广院,冲刺双学位的考试。

  1996年7月毕业季,全班合影,我是班长,所以被特殊优待跟老师们坐在前排。为了表明关系非比寻常,吴萍悄悄地站到了我的身后。这应该是我们俩恋爱时距离最近的照片了。

  1993年,我离开南京,回到徐州实习,实际上,摆在我面前的毕业之路越来越清晰。因为系里的老师坚持让我带队去条件较苦的徐州实习,我只能放弃在江苏人民广播电台文艺台的业余主持,同时也不可避免地少了一条毕业路径选择。而没在南京实习,找一个南京大医院留下来基本不可能,只能在徐州努力一下,做个针灸大夫或改做理疗师、营养师。

  消沉和迷茫的情绪弥漫在实习宿舍,每个人都怀着自己的心事,我倒是保留着读书读报的习惯,床头一本《平凡的世界》,给了我不少精神力量,医院阅览室里的一张电视报让我看到了北京广播学院节目主持人方向双学位的招生简章。

  于是,年轻的急诊科代教老师被我说服,允了我的假,我跟家人要了两千元进京赶考。

  这一考,考出了一片新天地,考来了女友、媳妇、孩儿他妈——吴萍。

  摘自《爱,永纯》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