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时间:2012-09-11 15:37   来源:中国台湾网

  今天我上街,特别买了些写信给你用的信纸信封。我还买了发网,是剪了头发的女学生用的,如今附在信内寄给你。

  霓君亲爱:

  今天我上街,特别买了些写信给你用的信纸信封。我还买了发网,是剪了头发的女学生用的,如今附在信内寄给你。这是双线的,是真头发。单线的是丝线。单线的不知是不是剪了头发的女子用的,你总试得出来。我这是外行。不是双线的上面写明了“剪发的女子用”,我还不知道呢。也有留头用的一种,你如若想送人,我以后再买些寄给你。双线的中国钱两角一个,单线的一角一个,在美国总算便宜了。倘如你用的很合适,以后我再买给你。双线的是黑色,单线的是棕色。还有一种我看简直是白色,但是伙计说是淡棕。因为外国女人的头发有好多种颜色:黑,赭,黄,淡黄(带白色)。所以发网也作了许多种颜色的。我寄的这一对,单线的上面有松紧带。这一对网子的大小不知你合用不?大概大大小小的样式很多,以后你试用了,可以告诉我这双合你用不。如不合用,是再要加大多少,或是减小多少。在芝加哥出门坐汽车太贵,一点钟大概要五块美金,坐不起。他们的汽车论路的远近算钱,车夫身边有一只匣子,是一只计钱表,起码三角五美金,走了一截路,那表一定会答剌一响加一角,就这样加上去。我从前由亚坡屯到芝加哥,下火车后,由车站坐这种作生意的汽车,车子通黄的(遍美国的汽车生意大半都被这种黄汽车包揽去了),坐了半点钟花去三块钱。因为初到,并且有行李,只好坐它。那表自开自关,车夫也作不了鬼。还有电车,很便宜,只要七分,可以换一次车,不加钱。我今天上街坐车,总坐了半点多钟,只花了七分钱,回来也一样七分。电车有好有丑,大半是两人一张藤椅。比上海的头等电车好得多,也便宜得多。 

  沅  三月十七日第八封

编辑:刘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