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2章 杰克逊法则

时间:2014-03-24 14:28   来源:中国台湾网

  直到明白如何比赛,你才能打破规则。

  ——里奇·李·琼斯

  乔丹在职棒小联盟打了一年半之后回归公牛,他和整个球队处于脱节状态,直到他和科尔打了一架……

  篮球运动的真正精髓不是某一个球员有多么的强大,而是一支球队有没有灵魂和不屈的意志。如何锻造一支有战斗力的常胜之师,需要有精妙的火候以及特定的原则。

  在我们进一步深入前,我希望能先就“精神领导”的基本原则进行一个概括。它们来源于我多年的工作经验,我正是依据这些原则来整顿那些缺乏组织的球队,最终带领他们赢得总冠军的。在这里,你不会发现高深的管理理论,对领导力而言,我崇尚简单。跟生活中的大多数事物一样,最佳方式往往就是那些最简单的方式。

  1.从内而外领导

  很多教练如旅鼠一样,缺乏定见。他们通常会花费大量时间去研究其他教练在做什么,总是在尝试最新的方法,以期在与对手的竞争中占据优势。如果你施行铁腕治队,并且有十足的个人魅力,那么在短期内,这种“外向型”的策略确实会产生不错的效果。不过,球员对于这种只会指责与训斥的教练,总会越来越有抵触情绪,等他们彻底麻木的时候,这种策略就会反过来伤害到自己。更有可能的是,你的对手会变得更加聪明,他们能通过变化策略来遏制你最近的一次出招。

  从本性上讲,我是反对随波逐流的,这或许源于我童年时受到的家庭熏陶。我的父母都是五旬节派教会牧师,他们显然不会放弃任何让自己的孩子成为虔诚教徒的机会,不论是我脑海中的想法还是生活中的一举一动,他们都希望我能严格遵守教义。成年之后,我也总是试图从早年的耳濡目染中挣脱出来,从而形成一种更为开放、更突出个人价值的生活方式。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认为我应该把个人信仰和职业工作区分开来。在追问人生意义的过程时,我接触过不同的理念和实践,从基督教神秘主义,到禅宗冥想,再到印第安人的宗教仪式。最终,我把这些结合起来,形成了最适合我个人的一套理念。尽管最初我曾担心,我的队员们会觉得我这些不同寻常的观念过于古怪,但随着时间推移,我发现越从心底里表达自己,球员们就越愿意聆听,进而在我的整套想法中获益。

  2.自我设限

  有一次,一个记者问比尔?芬奇(Bill Fitch)——他是我在北达科他大学时的主教练,与难相处的人打交道,是否会让他心烦。他回应说:“我才是最难相处的人,而不是他们。”芬奇日后成为一个成功的NBA主教练,他代表了一种最常见的执教方式,“居高临下,要么听我的,要么走人!”——在芬奇这里,他的幽默感起到了中和作用。另一种典型则是“马屁精”式的教练,他们会无原则地奉承球队里的大牌,试着成为他们的好朋友——这最多就是自欺欺人罢了。

  我采用的是不同的方式。根据多年经验,我发现越想直接树立权威,可能越没人听你的。我学会了自我设限,尽可能广泛地把权力分配出去,只保留最后的权威。与想的相反,这样做反而强化了我对于球队的控制,因为它把我从琐碎的小事中解放出来,能够专注于球队的整体规划。

  有些教练坚持保留任何事情的最终决定权,但我总是想培养出一种所有人都担任领导角色的环境,从最没有经验的新秀,到经验丰富的超级球星莫不如此。如果你的主要目标是让球队成为一个和谐的整体,那么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在球队上便毫无道理可言。

  自我限制绝不意味彻底撒手不管。这是我从我的导师——前尼克斯主教练里德?霍茨曼(Red Holzman)那里学到的一课,他是我所认识的最无私的领袖之一。有一次球队坐飞机前往客场,一名球员的录音机发出了很大的重摇滚音乐声。里德走到那人身边,说:“嘿,你这儿有没有格伦?米勒的歌?”那个球员看着里德,好像看着疯子一样。“你有那些歌时,可以放一点我喜欢的音乐,再放一点你喜欢的。否则,把那玩意儿关掉。”然后里德在我身边坐下来说:“你要知道,球员都有自尊,但有时候他们忘记了,教练也是有自尊的。”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