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5章 与牛共舞

时间:2014-03-24 14:21   来源:中国台湾网

  不要吹奏萨克斯,让音乐自然而来。

  ——查理·帕克

  两天后,公牛的杰里给了菲尔?杰克逊一份助理教练的工作,并附带了一个建议,下次再到芝加哥的时候,最好戴上总冠军戒指……菲尔跟乔丹第一次说话的时候,乔丹只是回应道:“好吧,谢谢。”

  最终转变为三角进攻最忠实信徒的其实是科比,他说:“我们的球队很难对付,因为对手不知道我们会做什么,为什么?因为我们自己都不知道下一刻会做什么,每个人都在阅读,彼此相应而动,这是完美的配合。”

  这不是杰里?克劳斯第一次因为公牛工作的事儿给我打电话了。三年前,在斯坦?阿尔贝克担任主教练期间,杰里就邀请我参加过助理教练的面试。那时我还在波多黎各执教,抵达芝加哥时,我留了一脸大胡子,穿得颇具热带风情。我戴着一顶厄瓜多尔草帽,帽子上还有一根蓝色的鹦鹉羽毛——在海岛上,这是既时尚又实用的打扮。阿尔贝克瞅了我一眼,立刻动用了他的否决权。此前杰里已经拒绝了阿尔贝克的助教第一人选,所以斯坦的否决也许只是报复。不管怎样,我没能得到那份工作。

  这一次,克劳斯建议我刮掉胡子,打好领带,穿上一件运动夹克。公牛的新任主教练是道格?柯林斯,当他是费城76人的明星后卫时,我和他还在场上做过对手。柯林斯是个聪明而精力充沛的教练,克劳斯在1986年雇用他来接替阿尔贝克。克劳斯在寻找一个能将年轻的公牛队转变成总冠军竞争者的人——柯林斯就是这样的人。从1972年奥运会时就认识柯林斯的约翰尼?巴赫(Johnny Bac)说,柯林斯让他想起了阿道夫?鲁普教练有关教练只有两种类型的经典理论:一种是带领球队取胜;一种是激励球队取胜。柯林斯百分之百属于第二种。尽管柯林斯没有太多的执教背景,但他拥有无限的精力,每逢重大比赛,他都能站出来给球员打气。

  一见面,我和道格彼此就找到了感觉。和杰里吃完晚饭回酒店的路上,道格说,他在寻找一个拿过总冠军,能够对球员起到激励作用的人。两天后,杰里给了我一份助理教练的工作,还给了我一个时尚建议。他说,下一次回到芝加哥时,戴上你的总冠军戒指。

  那时的公牛,是一支将要迎来突破的球队。他们的阵容还有一些缺陷:中锋戴夫?科尔辛速度不快,篮板能力也不足;球队6英尺11英寸的前锋布拉德?塞勒斯有严重的伤病史。但公牛有一个强壮的大前锋查尔斯?奥克利,一个稳定的外线投手约翰?帕克森,还有两个大有前途的新秀前锋斯科特?皮蓬和霍里斯?格兰特。巴赫将这两个新秀称为“杜宾狗”,因为他们快速且富有侵略性,能打出窒息般的防守。

  球队里的明星,毫无疑问是迈克尔?乔丹。他在前一年迎来了大爆发,实力依然超越众人。乔丹不仅以场均37.1分赢下了联盟得分王,他还不断挑战人类生理极限,在空中做出令人叹为观止的技术动作。我知道的唯一接近迈克尔弹跳能力的球员,是朱利叶斯?欧文,但J博士却没有乔丹那种非凡的活力。假如迈克尔在前一天晚上打出了漂亮的比赛,他能在后一天打出更漂亮的比赛,再过两天,他同样还能接着打出令人惊叹的表现。

  公牛最大的对手是底特律活塞,他们是一支凶悍、讲究身体对抗的球队,他们自豪地将自己称为“坏孩子”。在控球后卫伊赛亚?托马斯的带领下,活塞总在寻找打架的机会,他们的阵容里也有不少好斗的球员,包括比尔?兰比尔、里克?马洪、丹尼斯?罗德曼和约翰?萨利。我到芝加哥的第一个赛季没过多久,马洪和公牛的奥克利之间就爆发了冲突,最后演变成了大混战。道格?柯林斯冲进场内,想平息事态,结果被摔到了技术台上。约翰尼?巴赫也在劝架的过程中扭伤了手腕。事后,伊赛亚?托马斯扬扬得意地宣称,活塞是“最后一支留着角斗士血液的球队”。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