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第6章 勇士精神

时间:2014-03-24 14:21   来源:中国台湾网

  轻己身,重世界。

  ——宫本武藏 

  菲尔在芝加哥立足的第一步,是说服迈克尔·乔丹……

  篮球是个巨大的谜团。你可以拥有所有正确的拼图:完美的阵容配置、最好的战术、最有经验的球员。但是假如球员心理上不认同集体的同一性,你的所有努力便会付诸东流。维系一支球队团结的纽带,有时候会非常脆弱,非常难以捉摸。

  那年夏天,坐在蒙大拿弗拉特黑德湖边,思索着即将到来的新赛季,我意识到,考验公牛的时刻终于到了。过去六年,我们一直尽力围绕迈克尔?乔丹打造阵容。如今,我们已经有了足够赢得总冠军的阵容,但球队仍然缺失重要的一环。简单地说,公牛必须形成自己的部落。

  想取得成功,我们必须跨过底特律活塞这道难关。在我看来,除非换一套全新的阵容,否则我们没法用硬碰硬的方式战胜活塞。用约翰尼?巴赫的话说,活塞太擅长在“鳄鱼摔跤池”里打架了。当我们试图用“坏孩子”的方式比赛时,通常到了最后,沮丧和生气的都是我们自己的球员,这种结果也正是活塞球员喜闻乐见的。

  然而,我们能做到的,是比他们的速度更快,比他们的防守更好。大概除了丹尼斯?罗德曼外,活塞阵容里没有一个球员能在快攻中跟上乔丹、皮蓬和格兰特的速度。加上比尔?卡特莱特在篮下那巨大的防守存在感,我们已经成为联盟防守最好的球队之一。前一个赛季拿到联盟年度最佳防守球员奖项,让乔丹尤为自豪。同时,皮蓬和格兰特也正逐渐成长为顶级的防守球员。不过,为了更好地发挥这些优势,我们需要在团队层面建立更多联系,在更大范围内运用团队协作,而非简单地把球传给乔丹,然后祈求上帝保佑。

  担任助理教练期间,我为球员制作了一段视频,视频中包含了电视剧《神秘勇士》(The Mystic Warrior)的片段。《神秘勇士》是一部讲述印第安苏族文化的短篇电视剧,改编自鲁斯?贝比?希尔(Ruth Beebe Hill)的畅销小说《汉塔?悠》(Hanta Yo)。从小我就对苏族文化非常着迷,我祖父在距离蒙大拿州印第安保留地不远的地方开过一家家庭旅馆,有些苏族人还在那里住过。当我在尼克斯效力期间,大学校友里一个来自拉科塔苏族部落的朋友“多马”迈克,邀请我到南达科他州的松脊岭印第安保留地开办篮球训练营。1973年,在伤膝河大屠杀 旧址,曾经发生了警察与当地印第安人对峙的严重事件。迈克开设训练营的目的,就是修复那次对立造成的族群分裂。和队友比尔?布拉德利、威利斯?里德一起在训练营传授篮球知识时,我发现拉科塔人非常喜欢篮球这项运动,而且他们打球时会带有非常强烈的团结意识,那正是源自他们的部落传统。

  拉科塔文化有一点让我非常着迷,那就是他们对待“自我”的态度。相比白人,拉科塔勇士拥有更大的自由度,但他们的自由总伴随着更多的责任。如研究北美印第安人的学者乔治?W. 林登指出的,“拉科塔勇士是部落的一分子。作为部落的一分子,他们不会与部落作对,不会背叛部落,也不会怀有不善之心”。林登补充道,在苏族人看来,自由的意义不是不作为,而是有所作为。这种观点的本质内涵是:“自由是有目的的,自由是为了让更伟大的人类关系得以实现。”

  给球员播放《神秘勇士》的片段,我想让他们明白,人们之间那些超越了个人价值实现的联系,可以成为产生更强大力量的源泉。《神秘勇士》里印第安英雄的形象参照了历史上著名的苏族酋长“疯马”,电视剧里的勇士在经历了更强力量的洗礼后,投入到了保卫部落的战斗中。录像看完后,球员们开始了讨论,看上去他们都很喜欢集合成一个部落的想法。有了这个基础,我觉得自己能在新赛季里继续加强球队的团结意识。

  我在第1章中提过,管理咨询师戴夫?罗根、约翰?金和哈利?费舍尔?莱特在《部落领导学》一书里将部落的发展分成了五个阶段。担任主教练的第一年,我的目标是让公牛从第三阶段跨越到第四阶段,我要把他们从只关注个人成功的孤胆勇士,转变为将集体置于个人之上的团队主义者。我要把他们头脑里“我很伟大,但你们不行”的想法,转变为“我们很伟大,但他们不行”。

编辑:吴晓寒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