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书

创建倡导21世纪的中美伙伴关系

时间:2010-01-19 09:43   来源:中国网

著者:[美] 约翰·米勒-怀特 戴敏 译者:邢爱芬

  出版发行: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 2009年11月第1版

  创建倡导21世纪的中美伙伴关系

  ―评米勒 怀特戴敏新书《奥巴马执政后的中美关系: 应对共同挑战》

  中国社科院 郗润昌

  “应对共同挑战,中美关系应该是伙伴关系”。“中美新型伙伴关系的建立,不仅事关美中,而且还有利于推动世界各国,积极应对诸如战争威胁和气候、环境恶化等事关人类生存的重大问题。”中美学者米勒 怀特戴敏夫妇,从战略的高度,立足美中关系全局,以国际安全和人类进步为目标,以推动世界和平与发展为己任,为推动建立21世纪的“美中伙伴关系”心桥,著书立说,奔走呼唤,犹如“当代斯诺”,向世界介绍和解释当代中国的进步和发展,又如“21世纪的基辛格,” 为美中两国关系的未来设计方向和蓝图。

  作为美国知名的大律师,怀特 米勒家族在美国上流社会具有广泛的影响力,他代理的企业跨国并购也屡屡成为经典案例。在中国妻子戴敏的影响下,他更深深地热爱与喜欢上了中国人的机敏与友善。用自己的智慧和身体力行,消融中美两国的鸿沟,构建21世纪美中真正的伙伴关系,怀特-米勒戴敏夫妇逐步放弃了利润丰厚律师所业务,开始全身心投入到推动“美中伙伴关系”的事业上。

  出于笔者一生研究宏观国际战略领域的背景以及兴趣和爱好,三年来,我相继认真地拜读了作者先期出版的《中美关系新战略――跨越零和博弈的中美双赢战略》和《中美商务新战略――开创中美商务双赢的未来》两部专著,新近读到的《奥巴马执政后的中美关系――应对共同挑战》一书,已是中文版的第三本。如果说前两部书的主旨,其意在试图构建新的国际关系理论体系,以期供华盛顿在处理美中关系大局参考的话,那么,这第三部书,则是为了推动奥巴马政府改变美国长期以来对华外交的传统观念,以构建21世纪美中新型伙伴关系开的一个好头,是建言书、是献策书。

  笔者研究宏观国际战略问题已近40年,得知怀特 米勒戴敏夫妇为构建真正的中美伙伴关系,要全身心投入,要创立新的学科体系,要身体力行把美好的中国介绍给世界,很是感动,也很受鼓舞。

  笔者以为,迄今,他们已经并正在做的两件事是:其一,从文化上,他们建言美国朝野,应破美国长期以来形成的对待国际事务,首先是对华事务的政治文化观。这一点,主要体现在他们的前两部书中。具体讲就是,在观念上应做到三破三立。

  所谓三破三立:一是,破霸权主义及强权政治固有的理论体系及其旧有的思想理念,立对华关系上平等以待及待之诚的新的理论体系及相应的思想观念。二是,破对华遏制的指导思想,立善意的友好合作观念。三是,破在经济交往中的零和游戏,立互利双赢。很显,美国方面在观念上能做到这三破三立,那么,一座构通中美两国的金桥就会架设在太平洋两岸上。

  怀特 米勒先生和戴敏女士正在做的第二件事是,积极推动奥巴马政府着手构建21世纪“中美新型伙伴关系”,这一努力集中体现在他们所写的第三部著作中。我以为,这是作者从着重理论探索向着重于应用的一个自然跨越。民主党人奥巴马入主白宮,给他们提供了进行这一建言的客观机会。

  可以认为,在今日的国际背景下,在美政府更迭后,赞同并主张美国与中国建立良好关系,其中亦包括建立“伙伴关系”的,在美国可谓大有人在。但笔者注意到,用以书代言的形式,向白宮提出系统性的建言,敦促奥巴马告别并放弃美国带有傲慢与自私的传统外交,以新的行事方式走向未来。米勒 怀特和戴敏走在了最前沿。

  总结米勒怀特先生和戴敏女士的建言,他们向美国现政权提出了如下意见和建议。

  第一点是,建议白宫,与小布什所代表的美国传统外交决裂,放弃以强权为特征的零和博弈战略,因为这种愚蠢的战略必然会遭遇来自中国等大多数国家的抵制和反对,从而进入失败的境地。

  正如《应对共同挑战》第六章所说:“……对美国而言,一个共‘赢’的策略就是,美国在军事上和经济上都要‘赢’。……对中国而言却是‘双输’,……这种策略会受到中国的抵制,”从而导致两方“共输”。

  第二点是,建议白宫,走共赢之路,着力打造“美中合作伙伴关系”,为此,美国人应脱胎换骨,改头换面。

  为此,作者在书的结尾说:“作为21世纪的美国人而不是20世纪的美国人,我们必须使我们的经济和外交政策、国防战略以及经济成功与中国共步,并且接受‘和谐世界’的目标,并运用双赢的思维模式和战略,达到双赢的目标。”

  第三点是,建议白宫,要运用道义的力量,即像中国那样,以和平共处原则为准绳,处理国际关系,尤其是与中国的关系。

  在《应对共同挑战》的中文版序言中,作者写道:“由于美国在外交政策上的失误而一步步陷入了政治、经济和军事上的困境,而中国遵循和平共处的外交原则,专注于经济和社会建设,取得了令全球刮目相看的成就。今天,中国不仅没有威胁美国,中国还帮助美国走出了危机”。因此,在作者看来,对于这样的中国,华盛顿当然应与之构建美中 21世纪的“伙伴关系”。

  当然,所有这些,仍然只是一家之言。美国朝野,尤其是奥巴马总统对于他们的意见与建言,将持何种态度,采取怎样的行动,还需要在实践中检验。

  “总要有人来呼唤, 迈出第一步”,“进步是一点点的”, 无论在学术上还是对于现实指导,怀特米勒先生与戴敏正在从事的工作,其意义将是深远的。

  对于我这个先读此书为快的读者,上面所谈的种种看法,无疑有挂一漏万之嫌,所幸,只是从一个侧面有感而言罢了。

  作者介绍

  约翰 米勒-怀特  (John Milligan-Whyte)

  美中合作基金会执行主席,核心资本投资公司董事长和米勒怀特史密斯律师事务所(Milligan-Whyte&Smith)高级合伙人。由于在中国网通以5%的价格收购亚州环球电讯公司资产总值27亿美元的案例中的杰出表现,该事务所获得了2002年度《亚洲金融法律评论》并购交易杰出成就奖。

  约翰 米勒-怀特曾任美国律师协会国际再保险清偿、破产委员会副主席,美国国家保险总监联合会、恢复与清算员委员会副主席及修改联合会保险业者监督、恢复、清算行为法则分委会委员;百慕大财政部保险、再保险和破产法改革顾问委员主席,百慕大法律改革委员会破产法分委员会主席等。他是奥地利Strasburg国际法律研究中心研究员和国际辩护律师协会(IADC)会员,北京大学名誉研究员,北京大学教育基金会名誉顾问,北京对外经贸大学客座教授,中国人民大学风险投资中心高级顾问。

  戴 敏

  美中合作基金会、美中伙伴系研究中心总裁,美华投资公司董事长。她还是北京大学名誉教授研究员和北京大学教育基金会名誉顾问。 她倡导中美两国和两国人民在21世纪作为全球战略伙伴而共同发展的观点,并为此策划主持了“中美新型伙伴关系”系列专著的撰写和出版。

  戴敏祖籍中国湖南省长沙市。其祖父戴凤祥将军是民国最早期的高级军事将领。她早年学习声乐和戏剧并在德国英国深造学习,后在美国德州州立大学和哈佛大学商学院转修管理。

  她曾作为ABB和OBERMEYER等跨国公司的中国顾问帮助发展其在华业务,并参与策划了中国企业在美国的融资上市和中美企业的跨国并购项目。

编辑:李丹

相关新闻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