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国台湾网-首页推荐

台湾名医蔡瑞芳近视手术“封刀”始末

2012-04-25 10:06     来源:南方都市报     编辑:马迪

  ● 震动“近视岛屿”: 17年前,当时任职于台北长庚医院的眼科医师蔡瑞芳,经过了将近500例的人体临床试验之后,决定从美国引进激光近视手术(LA SIK )的仪器和技术到台湾,成为近视族“重见光明”的一大福音。

  ● 无法愈合之害:17年后的今天,蔡瑞芳根据过去追踪了长达二十年的经验得知,近视患者的角膜瓣切开之后,就不会再愈合,甚至随时可以掀开,还可能会造成某些长期的发炎反应,久而久之,经过了十多年,就会对视力产生影响。

  ● 回归传统矫正法:去年9月,蔡瑞芳做出了“封刀”的决定,因为现在的蔡瑞芳,已经没有办法再亲口对想要做激光手术改善近视度数的患者说:“激光手术绝对没有任何后遗症”。

  当初是蔡瑞芳在医界登高一呼,把激光手术引进台湾,造成了眼科医学界以激光手术矫治近视的一片荣景,时至今日,又是他自己发现了当年的老病号,在术后多年出现了不可逆的视力减退,他该继续下去吗?

  人类的“灵魂之窗”就像一个潘多拉的盒子,当医界初次发现透过“准分子激光原位角膜磨镶术”(台湾称之为“镭射手术”LASIK),以激光(镭射)刀切割眼球表面的角膜瓣,可以改善高度近视时,就像刚刚打开它发现一个瑰丽世界,陷入了“人定胜天”的迷炫,但是后续发生的效应,却让台湾激光手术的眼科名医蔡瑞芳,在今年的2月透过媒体间接宣布“封刀”,让“近视王国”的医师和近视族群们,不知该如何是好。

  震动“近视岛屿”

  台北是个拥挤的城市,有一半以上人口,只要不戴上眼镜出门,就会看不到前方车牌的号码。

  在台湾这个拥有2300万人的岛屿上,近视人口高达1000万人,近视人口比例高居世界第一,平均有九成以上的大学生都是四眼田鸡。在“近视王国”近千万名的眼镜族群当中,度数在六百度以上深度近视者,更高达19%,造成了眼镜行可以像便利商店服务二十四小时不打烊的商业现象。

  17年前,当时任职于台北长庚医院的眼科医师蔡瑞芳,经过了将近500例的人体临床试验之后,决定从美国引进激光近视手术(LA SIK )的仪器和技术到台湾,成为近视族“重见光明”的一大福音。

  根据2009年的一项网络调查显示,在台湾的近视人口当中,有将近四成的“眼镜族”,曾经考虑要接受激光手术的治疗,病人需自费,手术费约台币3万到7万元不等,彻底摆脱近视对生活造成的不便与烦恼。

  “当年我经过完整的临床手术之后,就向卫生署建议,可以在台湾施行激光近视手术,因为技术已经成熟了”,接受采访时,眼科医师蔡瑞芳语气平和地溯及过往,对于当时的决定依然充满信心。

  台湾眼科医学会推估,在台湾刚引进激光手术头几年的全盛时期,大约每年有十万人自费进行手术,虽然经过了17年,激光手术的风潮暂时退烧了,但是平均每年还是有3万名高度近视者愿意动刀,粗估激光手术的商机超过台币十亿元。

  虽然台湾眼科激光手术的市场蕴藏着无限商机,但是在今年2月14日的西洋情人节当天下午,在台湾出版的《联合晚报》上,一则印着斗大标题的医药新闻独家报道,“眼科名医蔡瑞芳,宣布停做镭射手术”这几个字,却让许多人跌破了眼镜。

  “事实上我并没有主动跟媒体宣布,我没有做激光手术已经有一段时间,大约半年多了,因为在2月11日当天,刚好有一个打电话给我,原本想要介绍他的朋友给我做激光近视手术,但是我告诉对方已经有一段时间不做了,让他非常讶异,于是就到我诊所来坐了两个小时,用聊天的方式,谈到对这个手术的看法”,蔡瑞芳说,没想到几天之后,这则新闻就见报了,而且还做得那么“大”,引起台湾媒体和眼科医学界的一片讨论声浪。

  台湾眼科名医蔡瑞芳封刀的消息,震惊了台湾眼科医学会,眼科医学会在消息见报隔天立刻召开会,由该会理事眼科医师丘子宏出面强调,“只要排除了不适合做手术的病患,目前激光手术还是非常安全,国内外的临床研究都显示,激光手术的术后副作用发生率低于1%。”

  无法愈合之害

  人类是造物主独一无二的精心创作,人体的细胞、血液、皮肤、骨头和神经组织受到伤害或破坏之后,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都具有再生的恢复能力,但却唯独人类灵魂之窗的角膜瓣,经过了激光切割之后,虽然可以降低近视的度数,但却终身不会再自行愈合。

  “为什么不做激光(LA SIK )手术了?”对于媒体记 者和患者的提问,过去一个星期以来,蔡瑞芳回答了不下数十次。

  “激光手术是用激光刀,在患者的眼睛角膜环上切出一个大约3/4的圆圈状,然后轻轻地掀开上层角膜,再以激光刀切割下层角膜,在把上层角膜覆盖回去,主要是让角膜变薄之后,眼球看东西的焦距变短,藉此达到矫正视力的效果。”蔡瑞芳重申,17年前经过了许多动物和人体临床试验显示,除了有干眼症、圆椎角膜、白内障,或是眼睛受过外伤、罹患红斑性狼疮等自体免疫疾病的疾病,或是近视超过1000度且角膜过薄的近视病人不适合做手术之外,只要接受手术治疗以后,患者的裸视距离大多可以恢复到1.0-0.8左右。

  蔡瑞芳说明,虽然激光手术有其副作用,包括在术后短时间内,可能会出现可能会有干眼症、光晕、双影等症状,但患者大多在术后1个月到半年之内,就会慢慢缓解。

  激光手术开始盛行的时候,蔡瑞芳回忆过往时说道,当年对这项手术的了解,在动物实验方面,眼角膜的透明度各方面表现都很好,所以才开始向台湾的卫生署提出人体实验的计划,而且全世界都很风行。“但是后来才理解,这个角膜瓣的问题并不会愈合,而且一生都会存在,虽然患者的日常生活或揉眼睛都不受影响,但是外力撞击的时候,很有可能造成角膜瓣异位。”蔡瑞芳表示,直到去年都还不知道,让他担心的不只是患者遭受外力撞击角膜瓣受损的问题,更严重的问题还在后面。

  在蔡瑞芳的行医生涯中,有四个在激光手术过后视力减退的例子,让他印象深刻。

  “第一个患者是被家中的爱狗奔跑拥抱时冲撞,当时眼睛没有受伤,但是角膜瓣却移位了;第二个是一位妈妈,在帮小宝宝更换尿布的时候,被孩子的脚踢到眼睛,导致角膜移位;第三个患者是在办公室工作时,不小心被纸张划到眼睛,刮痕刚好就刮到先前被激光手术切开的角膜瓣,导致视力减退……”

  从台北长庚医院、台北医学大学附设医院,到自行开业成为眼科诊所的院长,蔡瑞芳执行激光手术多年以来,从来没有对自己当年引进这项手术的过程产生疑惑,直到一位将近四十多岁的家庭主妇找上了他,他以往所认知的眼科“视”界,顿时出现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这个家庭主妇是在十多年前接受我做激光手术治疗的近视病患,术后视力一直维持在1.0,但是她去年到眼科门诊来看病,告诉我她最近视力退化到0.7、0.6左右,晚上甚至没有办法开车接送小孩,心情非常沮丧。”令蔡瑞芳感到疑惑的是,经过详细的检查之后,发现这位病人并没有出现白内障或是黄斑部病变的眼科疾病,视力为什么会在术后十多年慢慢退化,仍是个未知数。

  蔡瑞芳强调,根据过去追踪了长达二十年的经验得知,近视患者的角膜瓣切开之后,就不会再愈合,甚至随时可以掀开,这是一个既成事实,他分析,可能是患者的眼角膜造成一个新的结构之后,跟没有开过刀的近视患者比起来,眼球本体结构就已经不一样了,在患者角膜瓣切开的过程中,可能会造成某些长期的发炎反应,久而久之,经过了十多年,就会对视力产生影响。

  这一位妇女出现之后,蔡瑞芳陆续发现了还有五六个多年前接受过激光手术的病人,在半年内陆续回笼求诊,在经过了详细问诊,排除了患者的生活习惯、年龄老化、眼球病变等因素影响之外,蔡瑞芳意外地发现了自己的推论是正确的,这些病患应该是在接受激光手术过后,角膜瓣因为长期慢性发炎使得某些物质沉积在里面,才会导致视力退化。

  除了角膜瓣反复发炎造成视力减退之外,曾经接受过激光手术治疗的近视患者,也可能因为角膜瓣长期无法愈合,在感染其它眼科疾病时,无法出现典型的临床表征,因而遭到误诊,疱疹性角膜炎就是其中常见的眼疾之一。

  “正常人在角膜瓣没有开过刀的情况下,一旦罹患了泡疹性角膜炎,因为病灶跟着视神经走,发炎的时候,角膜可能会破皮,此时医师就可以看到树枝状的发炎结构,很容易从临床表征做出正确的判断治疗”,蔡瑞芳强调,如果做过激光的病人,在术后半年的复原期之后,虽然受损的视神经已长了出来且回复了知觉,但是角膜瓣长期处在没有愈合的状态下,一旦感染了泡疹性角膜炎,病灶不会随着神经跑到角膜表面造成溃疡,反而会出现水肿的症状,一旦这些发炎物质跑到角膜中间,临床表征就和典型的泡疹性角膜炎不一样,此时病人反而会反复出现水肿的症状,视力还可能从近视变成远视,需要很有经验的医师,才能够做出正确的诊断,对症下药。

  “我的第一个CA SE(病例),就是这样尝试错误出来的”,蔡瑞芳指出,接受过激光手术的病人,确实有可能因为角膜瓣反复发炎,长期累积下来的病理机转,导致视力减退,这也是眼科医学界不容忽视的事实。

  回归传统矫正法

  证实了自己的推测之后,蔡瑞芳陷入了一阵沉思,当初是他在医界登高一呼,把激光手术引进台湾,顿时蔚为一阵风潮,造成了眼科医学界以激光手术矫治近视的一片荣景,时至今日,又是他自己发现了当年接受激光手术治疗近视的老病号,在术后多年又出现了不可逆的视力减退之后,他该继续下去吗?

  那个当年医学院毕业典礼上宣示着希波克拉底宣言:“余愿尽己之能力与判断力之所及,恪守为病家谋福之信条,并避免一切堕落害人之败行……”的蔡瑞芳,在年届耳顺之年,在去年九月做出了“封刀”的决定,把一个个登门要求执行激光手术治疗近视的患者,推出了诊所门外。因为现在的蔡瑞芳,已经没有办法再亲口对想要做激光手术改善近视度数的患者说:“激光手术绝对没有任何后遗症”。

  “眼睛使人充满光明与色彩,失明是仅次于死亡的悲剧”,这是台湾眼科名医蔡瑞芳行医多年来恪守贯彻的“光明誓约”与信条,阴错阳差地透过媒体公开封刀的消息之后,台湾目前还没有第二个眼科医师挺身而出,公开支持蔡瑞芳的封刀之举,台湾卫生署医事处处长石崇良则强调,目前对于施行激光手术多年后,可能出现视力减退的后遗症,纯属蔡瑞芳医师的个人意见,卫生署不会开会讨论是否要求台湾医界停止这项手术,但会向眼科医学进一步了解,是否有其他医师遇到相同状况。

  “我不会停止(激光)相关手术”,三军总医院眼科医师戴明政如是说。

  “我只是在晚上有一点畏光,但是做过激光手术之后,每天早上起床不用戴眼镜的感觉真的很棒”,在7年前进行手术的43岁翁小姐说,她很满意。

  现今医疗行为日渐趋于商业化的消费市场,矫正近视的眼科激光手术,每一刀切割下去的都是商机,为与不为之间,蔡瑞芳选择了封刀,也公开且大方地接受海峡两岸各大媒体的采访邀约。他强调,“治疗近视有很多种方式,戴隐形眼镜或是眼镜都可以改善,只是不方便,至于角膜塑型片(让近视患者佩戴硬式的隐形眼镜),因为有千分之一感染的几率,我当年唯一不做的,就是这个(角膜塑型片)”。

  蔡瑞芳放弃了对近视病人有感染的风险的治疗方式,又放弃了以激光手术治疗近视,回归了建议病患戴眼镜的传统视力矫正法。

  蔡瑞芳一再强调,其实激光是一个矫正近视很好的手术,安全性毋庸置疑,但是有很多眼科医师对蔡瑞芳宣布封刀之举,误解为“挡人财路”而产生的困扰,并非蔡瑞芳的本意。他强调,民众还是可以选择去做激光手术来矫正近视,但是有很多患者术后会出现夜间眩光、眼睛干涩症候群,或是视力减退等症状,都可能和角膜瓣无法愈合,因为长期发炎沉积在角膜瓣中间的物质有关,此问题不容忽视,也值得长期关注。

  “任何一个新的手术技术,在当时风靡的,或是大家鼓吹很好的治疗方法,可能有长期性产生的并发症,这是要注意的,而不是当时很好,后来就不会产生问题”。蔡瑞芳戴着眼镜继续说道,他生平没有什么太大的志向,只想继续在医疗专业上尽本分,把自己知道的医学常识,尽量分享给别人,然后继续投身公益的医疗活动。

  “我不做激光手术的消息经由媒体曝光之后,我接到了新加坡、香港眼科医师和德国之音的关切电话,希望我能够到当地去,跟他们进一步交流讨论”,蔡瑞芳表示,他会持续收集激光手术过后产生后遗症的相关个案,等待适当的时机,再发表于国际眼科医学期刊上。

  对于中国大陆广大的近视族群,是否该考虑接受激光手术来矫治近视度数?蔡瑞芳的建议是,大陆的医疗技术越来越成熟,跟十几年前他到大陆进行学术交流的环境已经有所改变,目前最重要的就是,医病之间要有很好的沟通,才能避免因为医病之间的认知落差所产生的纷争和歧见。

延伸阅读

订阅新闻】 

责编信箱:tsfwzx@chinataiwan.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