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P

学者:台湾民主进步党彻底变成“民主退步党”

2017年11月29日 14:16:29来源:中国台湾网

  台湾地区的民主进步党,是一个非常响亮的名字。在全球第三波民主化浪潮下,在特定的大时代变迁下,上世纪80年代中期,台湾诞生了一个政党,即民主进步党(简称民进党),适应了时代潮流,又找到了反对的对象与对手国民党,于是迅速在台湾政坛崛起。

  我们暂不评判民进党的“台独性”,不评判它从一个民主政党变成为一个“台独党”,就现代民主政治体制下的政党属性与发展而言,民进党在重新掌权与实现完全执政后,迅速从一个民主进步党变为“民主退步”党:大开民主倒车,滥用权力,正在摧毁台湾建立近三十年的民主价值与民主机制。

  民进党是以强烈要求包括台湾“立法院”、省市长、领导人等全面直选赢得选民支持,登上历史舞台的。如今,民进党大权独揽,违背民主法治精神,专权横行霸道,甚至要废除基层民主选举,彻底走向了民主的反面。

  民进党实现全面执政之后,居高临下,不愿听取在野党或社会各界的广泛意见,不顾特殊历史发展背景,专门制订一个针对特定政党——国民党的法律即“政党及其附随组织不当取得财产条例”,在台当局“行政院”下自行成立“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开始了对国民党所谓不当党产与相关组织财产的追缴及彻底清算行动,严重影响国民党广大党工的权益。同时,民进党还在制订所谓的“转型正义条例”,针对国民党接收日本殖民统治以后的历史进行清算,主要是清算国民党在“228事件”与“白色恐怖”中的历史责任,要害就是企图否定国民党在台执政的正当性、合法性。日前,民进党主导、“立法院”通过的“政党法”,表面上是规范政党秩序,实际上是要通过这一“立法”,与“党产会”一起继续压制国民党的发展。民进党一直在校园扎根,派驻代表,发展青年志工,将校园彻底“绿化”,如今却“立法”限制政党在校园、机关等设立党部,就是针对国民党企图重新进入校园培养青年人才进行了防范。《联合报》社论直言,台湾的“政党法”旨在方便民进党透过“政党法”管理其他政党,整肃“前执政党”,然后堂而皇之开创民进党“一党独大”时代。

  特别是,为了铲除国民党在基层仅有的一点政治势力,民进党不惜违背民主政治的基本原则,又开始向水利会下手。目前台湾有十七个水利会,四个为民进党掌控,多数为国民党掌控,这是国民党重要的基层社会政治力量,民进党一直希望取而代之。在无法用民主选举方式取而代之之后,民进党便企图直接通过官派方式铲除国民党的残余势力。日前台当局“行政院”主导通过“农田水利会组织通则”修正案,决定将自治性的水利会改为公务机构,于是未来不再进行直接选举,而是改为“官派”,实际上主要是民进党指派,民进党就可以完全收编水利会。同时,民进党还企图将各县市乡镇基层选举这一台湾民主的基石废掉,改为“官派”,以便彻底铲除国民党的“残余势力”。可以说,民进党在野时,争取一切选举直接选举,在当政后则尽可能将不易获得胜选与资源的选举改为“官派”,完全走向了民主政治的反而。

  不仅如此,民进党以“转型正义”为名的政治改革,其所作所为则是“只有转型,没有正义”,许多法律与政策的制订均是有特定政治目的的,是针对特定对象的。不仅“政党及其附随组织不当取得财产条例”是针对特定政党,并追溯既往。在日前通过的“政党法”中特别明订:曾因内乱外患、贪污罪及组织犯罪防治条例等经判刑确定,不得担任政党负责人。这一规定被外界普遍解读为是针对中华统一促进党的。该党是唯一公开支持“一国两制”方式实现和平统一的台湾知名政党,总裁张安乐曾被指控组织“竹联帮”及组织讨债(早已过了法律追溯期),早被民进党等“台独”势力视为眼中钉,日前检调机构等正在针对张安乐等所谓接受大陆“金援”与涉组织犯罪进行侦办。另外,该法还对所谓的“一人政党”、“僵死政党”或“未有实际运作政党”可予废除,完全是威权思维,也是反民主的。依这个“政党法”,未来国民党再起更为困难,小党更难以生存,唯一有利的就是民进党,让民进党“一党独大”,成为台湾再无竞争对手的“万年政党”。可见,民进党在全面执政后,以掌握的“立法院”多数席位,针对特定政党制订相关规定,作为政治斗争的工具与手段,则早将法治、民主、人权抛到脑后。

  民进党不顾法治与民主精神,台湾教育主管部门为介入与掌控“国语日报”,依董事会不依照教育主管部门的“指示”修改章程,强行解散选举产生与正常运作的董事会,自行任命董事长,企图直接接管民间组织机构。民进党真是大胆妄为,无法无天。这是对台湾民主政治的最大污辱与反动。

  马英九执政时期,民进党与激进势力高举“反黑箱”大旗,大力攻击国民党执政时的民主运作机制,将民主政治最集中表现形式的议会代议制与正常民主决策视为“黑箱作业”,不透明,不公开,要求公民直接参与,要变为民粹政治。

  民进党靠着高举公民参与及“反黑箱”大旗,终结了国民党政权,登上了历史舞台。然而,民进党上台执政后,实现了完全执政,但在政治运作与民主参与问题上,却大玩“黑色政治”,大搞“黑箱政治”。决策是否需要公民参与,是否要公开透明,根据民进党的政治需要决定。

  在审查“课纲”问题上,民进党当局让知识非常有限的中学生参与审查是否需要修改课纲及其内容,完全违背了常识,违背了代议民主政治精神。但在推动“中正纪念堂”所谓“转型”问题上,台文化主管部门却以“审议式民主公民讨论”,却采取限制性招标方式,剥夺了其他竞标者的权益,结果由助推民进党登上权力之巅的“太阳花学运”主力之一的“沃草公司”得标。这哪里是民主,这完全是投桃报李,是利益交换,是利益输送,是绿营的政治交易。

  针对外界的质疑,台湾文化部门负责人郑丽君公然表示,艺术文化方面的采购常采取限制性招标,只限网络报名,却标榜“是为了照顾多元性”。可见,民进党当局承认是限制性招标。事实上,民进党执政后,掌握了一切大权与资源,将许多政府采购的巨大利益以不同名义交由绿色媒体与机构,达到利益输送与利益共享。如果是国民党执政,采取同样做法,你看民进党会如何抗议,如何发动群众,绝对让国民党这一决策无法推动与落实。这就是霸道的民进党,这就是一贯采取双重标准的民进党。

  在今天的台湾,是不是民主,是不是公平,是不是公开与透明,不是依制度、法律为准,而是依民进党的标准为准,依民进党的标准确定。可见,民进党不仅彻底变为“民主退步党”,而且变成一个十分霸道的民粹政党。这是民进党的悲哀,也是台湾民主政治的悲哀。(作者:王建民 刘钊讯,王建民,系闽南师范大学两岸一家亲研究院名誉院长,刘钊讯,系重庆两岸经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责任编辑:李杰]

相关内容

京ICP备13026587号 京ICP证130248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03391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0107219号

关于我们|本网动态|转载申请|投稿邮箱|联系我们|版权申明|法律顾问|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6-10-53610172 iwilljubao@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