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台湾网

民进党开会却将记者赶至2楼 台媒错愕万分炮轰"隔离式"民主

来源:中国台湾网

2017年11月29日 14:39:00A

  媒体挤在狭小的阁楼。(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中国台湾网11月29日讯  岛内这两天发生了一件怪事。一向号称“民主”、追求“民主”的民进党,在由其主导的“立法院”开会时,竟限制记者仅能待在二楼阁楼的采访区,与会议现场隔离。

  此事引发岛内媒体高度不满,砲轰民进党“隔离式”民主台湾朝野“立委”也为此激辩。台媒指出,过去,民进党对马英九当局使用蛇笼拒马(障碍物),总是极尽嘲讽之能事,如今执政后,各种“隔离”、“限制”手段更在马当局之上,令人觉得格外讽刺。

  “财委会”上“立法院”群贤楼9楼原本的记者区全部清空。(图片来源:台湾“东森新闻云”)

  此事发生在27日召开的台湾“立法院财政委员会”会议上。据台湾“东森新闻云”报道,早在开会之前记者就被通知,采访地点一改过去多年来在“委员”席后方的惯例,被安排在二楼阁楼。就距离而言,显得遥远且不得进场,面对突如其来的改变,财经线的记者无不错愕,甚至气愤万分。

  台湾《中国时报》指出,台“立法院”除了“院会”大议场外,“财委会”与“司法委员会”都专设媒体区,刻意区隔媒体与“委员”席。在“司委会”时,记者坐在“委员”后面,只能看到后脑勺;在“财委会”,记者被限制在阁楼上,导致记者挤爆场外走廊,媒体抱怨连连

  记者被隔离到2楼。(图片来源:台湾“东森新闻云”)

  据报道,在登记发言时,曾任记者的国民党籍“立委”卢秀燕率先开砲表示,“立法院”说要落实“委员会”中心主义,结果经过一个周末,记者都被赶到阁楼上,这样的安排没经过“委员会”同意。担任“财委会召委”的国民党“立委”费鸿泰声援说,他身为会议主席从来也没被通知有这种调整。

  “财委会主任祕书”林上民则称,会议室改变主要是经过“立法院长”苏嘉全与祕书长林志嘉决定,希望会议运作不要太过混乱,才让记者与问政区有所区隔。费鸿泰质疑,“立法院祕书长”没资格指示“委员会”该怎么做,要做调整就要到“立院”报告。

  吴秉叡(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不料,民进党“立委”吴秉叡竟批评“蓝委”“讨好媒体”,称每次“立院”有推挤,摄影记者就会往前挤,影响其他人采访,“立院”花经费整修“财委会”楼上空间,他觉得很合理。他并称,如果费鸿泰硬要让记者进“委员会”采访,就是不想进步、不想改变。

  “时代力量立委”黄国昌昨罕见附和国民党意见,痛批这整件事情“立法院祕书长”从未通知过“财委会委员”,“祕书长凭什么做这决定?”“蓝委”曾铭宗怒批吴秉叡,“立法院”花这么多钱在修大家都不知道,但谁有权把记者隔离出去,还说这叫“进步”的改变?“我说这根本是退步的改变!”

  卢秀燕强调,自己不是讨好记者,她自己担任过11年记者,如果依照吴秉叡的逻辑,大家就全部出去看直播就好了,根本都不用采访了。费鸿泰最后裁示让媒体回到“委员会”采访。

  台“立院”早前上演水球大战。(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据“东森新闻云”报道,会有此一安排,得追溯至上个会期。在联席“委员会”时,蓝绿“立委”在9楼大礼堂上演大乱斗戏码,进而发生“水球男”事件,媒体实习生随国民党“立委”丢掷水球。自此之后,“立院”评估“委员会”的改建工程。

  据报道,财经记者怒气难消,“财政部”记者联谊会已发函给苏嘉全、林志嘉、“立法院”记者联谊会等抗议。

  据“东森新闻云”报道,“财委会”会议室改建并非先例,在“水球男”事件后,第一个被动刀改装的,是“司委会”。当时也引起记者圈的不满,媒体被隔离在最后方,官员就在媒体的正前方,中间隔着一道矮墙,不得跨进会场,并取消备询、质询台,导致摄影记者多半只能拍摄到官员“后脑勺”。此一规划,被外界戏称宛如走进“法庭”。有声音批评,民进党当局这是“隔离式”的民主

  黄智贤。(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这样,再也拍不到民进党‘立委’跟哪个美艳主播传暧昧简讯,民进党终于可以安心了。”岛内政治评论人黄智贤28日晚间在脸谱网(Facebook)痛批,民进党趁着休会,没通知任何在野党,也没有“委员会”通过,直接大兴土木。一开议,费鸿泰发现记者被隔离在二楼的透明兽笼中,远离“委员会”现场。

  她表示,国民党即使在戒严时期,“立院委员会”都容许记者近身观察“立委”,50年来没变。国民党再怎么专制,也不敢把记者赶出去。不然,朱高正(时任民进党“立委”)那跃上桌子的惊天照片,和更多民进党瘫痪议事的照片,怎么可能拍得到?如今他当权了,说这样是不进步的。

  黄智贤酸,民进党的道理很简单,就是民进党永远都是对的,人民只剩拥护民进党的自由!

  2014年3月23日,“反服贸”民众集结在台当局“行政院”四周与警方对峙。蔡英文(前左)到场静坐。(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中国时报》发表题为《在野高呼人权 执政大搞威权》的文章指出,民进党在野期间总是把人权挂在嘴边,当民众上街陈抗时,民进党批评马当局使用蛇笼拒马是在“搞戒严”。2014年3月的“太阳花学运”,“绿委”扮演起学生的护航天使,保护抗议学生进出“立院”。

  台当局“文化部长”郑丽君在担任“立委”期间,甚至还把陈为廷、林飞帆等人带进“立院教育委员会”讨论反媒体垄断,上演一出学生们公然“质询”官员的闹剧。

  蔡英文外出参加活动,特勤警察等约千名警力维安,被指达反恐级。(图片来源:台湾《中时电子报》)

  文章说,最重视人权的民进党在执政后,标准突然就改变。“立院”每次接获有陈抗活动,一定是大批警力层层包围,蛇笼拒马用得比以前还多,甚至多加了好几层,包围得密不透风。在野党“立委”偷渡陈抗人士进入“院”区,就会被执政党痛批是带暴民进来。蔡英文出席的场合,维安更是滴水不漏,甚至还把将陈抗人士固定集中、限定在一个区域。

  媒体在民进党执政后,在“立院”的采访空间也一再被限缩,与民进党口口声声说的“开放”、“透明化”,完全是背道而驰。

  文章说,吴秉叡无心的一句话,其实显露了民进党执政后的傲慢。原来民进党所谓的“进步”,不是人权或自由民主的进步,而是让民进党做起事来更方便的“进步”,就是铲除掉所有不利于自己的、隔离走所有对执政不利的事。民进党的执政风格,比马当局更威权。(中国台湾网 李宁)

责任编辑:李宁

分享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