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台湾网

29岁“小巷总理”猝然离世,385个花圈见证民心所向

来源:人民日报中央厨房

2018年01月06日 10:24:00A

  浙江杭州市殡仪馆花圈店写挽联的老师傅对一个叫“陈浩”的人印象深刻。“这是我18年来写挽联写得最多的一次,一口气写了385个花圈。其中有一个花圈让我落泪了,是金狮苑11栋1单位的十多户居民,他们每人几块钱合买了一个花圈,他们说大家都要送陈浩最后一程,一个也不能少。”

  除了数以百计的社区居民络绎不绝地自发前来吊唁,为陈浩送行,还有数以万计的网友和基层社工为他留言哀悼,扼腕痛惜。

  陈浩是谁?为什么引发了这么多群众主动前来吊唁?他到底有着怎样的魅力,如此令群众爱戴?

  答案令人意外:陈浩是杭州市上城区紫阳街道上羊市街社区原主任,2017年9月23日上午突发心脏病离世,年仅29岁。

  尽管陈浩生前没有轰轰烈烈的伟绩,但他在“小巷总理”的岗位上为群众解决了一件件民生困难,用一桩桩微不足道的公共服务、一次次上门服务上门宣传感动了社区群众,换来了群众的认可。

  从点点滴滴做起,用行动温暖群众

  2015年9月,大学毕业不久的陈浩来到了新中国第一居委会——上羊市街社区担任社区主任。社区是面对群众的第一线,社区主任向来有着“小巷总理”之称,有人说社区工作是个“良心活”,要干好不容易,能获得居民肯定更难。

  认识陈浩的人都说,这个年轻人整天笑眯眯的,他始终用积极乐观的心态温暖着社区居民,从点点滴滴做起,从不叫苦叫累。

  上羊市街社区党委书记邹紫娟记得,2015年底,因气温骤降,金狮苑11幢水管爆裂,居民家里无水可用,独居老人包奶奶,一时间生活用水发生了困难,陈浩每天上下午各一次,每次先后从社区拎7桶水到包奶奶家中,一拎就是一个星期;

  在拆除袁井巷顶楼违建雨篷过程中,没想到一天夜里下起大雨,冯师傅家漏水严重,陈浩得知后,马上赶到社区,扛起十几斤重的大油布,一口气跑到冯师傅家,他踩着打滑的梯子爬上屋顶,顶着大风盖油布。因为担心雨大,油布边缘不严密可能会渗水,尽管身上已经湿透,他仍然留下来盯了半个小时,发现有渗漏后,就一次次爬上屋顶,一点点捋平油布边缘……等离开时已是夜间11点多;

  在防控登革热期间,他发动居民清理垃圾,一些年纪大的居民,性格倔、不听劝,他就等晚上居民入睡了再去处理;为了金狮苑8幢水管改造,他前前后后8次奔波、协调,让居民喝上了放心水……

  7年多2244个日子,在社工的岗位上,陈浩尽心尽责、无怨无悔,这就是他对社区工作的一份情怀、对居民群众的一片真情。

  “党员不带头,哪个肯去干?”

  2016年G20杭州峰会前夕,社区在抓紧做好服务保障工作。部分居民对外立面整治有想法,陈浩就干脆24小时吃住在社区,白天找退休在家的大伯大妈,晚上就上门去找下班回家的住户,逐户逐人做思想工作。他不光以理服人,还以礼服人,针对重点户做个案分析,一户一方案,帮忙拎重物,修楼道灯,接送小孩放学,用真心和无微不至的服务赢得了居民的信任,使得外立面整治按期完成。别人问“你作为社区领导,怎么不指挥别人去做呀”,陈浩却说“党员不带头,哪个肯去干。”

  金狮苑11幢水管爆裂,维修费用需要通过三重一大审定后支付,街道党政办工作人员常婷婷对这个事情印象很深刻。“当时陈浩来办公室要三重一大记录单,但是街道领导外出开会还没来得及签字,陈浩很着急,说居民停水有几天了,他拿着会议记录单问我领导在哪里开会,他可以送过去找领导签字。他真是个急群众之所急的人。”不过,常婷婷不知道,在金狮苑停水的那几天,陈浩每天上午下午各一次,从社区拎7桶水到独居老人家中送水,直到水管问题解决。

  就在陈浩去世前的30多个小时,他还爬了50多层楼,走访了90多户居民和4家酒店公寓,组织了一场便民服务,联系协调了一项截污纳管工程,敲定了一项电梯改造计划,分发了500多份消杀药剂和防疫宣传资料,调解了两起邻里纠纷。党员就要带头干。只要工作需要,他就象一台不知疲倦的发动机,从不考虑自己累不累,苦不苦。

  哪怕是群众不理解,也不能和居民红脸

  在紫阳街道社区工作者郭子渊的记忆里,陈浩时刻充满着正能量,无论基层工作再苦再累,哪怕是被居民不信任、被误解、遭谩骂,他总能扬着标志性的灿烂的笑容,继续把工作做下去,直到做通为止,从没见他和居民红过脸。

  郭子渊回忆:“有一次老旧小区美化提升,我和同事爬上了五层的脚手架,指挥工人开展立面整治,遭到了个别住户的阻拦,从窗户里伸出晾衣杆、雨伞、扫帚驱赶我们。陈浩看见后,从一楼飞奔到五楼,一把抱住情绪激动的居民,用嘶哑的声音耐心的和居民解释工作。当时我看得心里又气又难过,就在前一天,他已经用整整一晚上的时间挨家挨户做了40多户居民的思想工作,此时的他由于前一晚的‘鏖战’,声带红肿到几乎讲不出话了,可他全然不顾,依然扯着嗓子,用微弱的气声稳住了场面。那一刻,全世界好像都安静了,我只能听见陈浩嘶哑的嗓音,显得那么有力量,这辈子都忘不掉。”

  2017年8月,社区里的云雀苑小区住宅楼地下车库住人问题要进行整改,这些地下车库总共住着50余人,车库里用着液化煤气瓶,电线乱接乱拉,存在消防安全隐患。陈浩和他的同事们冒着40度的高温天,一次一次跑小区,和物业部门、业委会协调,挨家挨户沟通,整整一个月,终于让这些住户都搬离了车库,把煤气瓶和电线清理干净。业委会的杨师傅看陈浩他们在烈日下辛勤工作,就主动买来两箱饮料送到社区给陈浩和同事们消消暑。陈浩知道后马上向社区纪委书记报备,又把这两箱饮料搬回杨师傅家里,然后自己掏钱买来一箱饮料分给大家。杨师傅至今还记得这件事:“小陈主任是个好党员、好社工,为我们做了那么多实事,送他几瓶饮料都不要。”

  陈浩的385个花圈,其实还少了一个。周兴永家住紫阳山上,得走一条狭窄的林间小路,117个台阶的路没有一盏路灯。周大伯家便备了各式“武器”——有大号手电筒、手提马灯,甚至矿井里用的头戴矿灯。周大伯到社区找到陈浩,要求装路灯。陈浩特地等到天黑时去实地体验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和崎岖坑洼的山路,他向周大伯承诺:“我一定帮你把路灯跑下来。”

  直到今天,谁也说不清楚,为了这路灯,陈浩到底在多少部门之间跑了多少次。周大伯只记得装路灯那天,陈浩给工人们分香烟。高兴的样子,就像是自家办喜事一样。周大伯流着泪说:“直到装路灯那天,我都还不知道这个小伙子叫什么名字。没想到他走了,我连一个花圈都来不及送,心里真是过意不去!”

  如今,编号为“大马场弄010-013”的四杆路灯屹立在紫阳山上,它明亮温暖着居民,这是老百姓最真实的幸福感。

  陈浩虽然已经离世,但在上羊市街社区0.02平方公里、3825户家庭、9700位居民、610位80岁以上老人中,他的名字依然被频频提起。他的生命虽然永远定格在年轻的29岁,但他的精神必将激励着每位党员投入到为党担当、为民服务、建设世界名城的光荣事业中去。(人民日报中央厨房·一本政经工作室 姜洁)

责任编辑:杨旋

分享到:

相关推荐